首頁 > 文學

那是一起玩金拉米紙牌游戲的老伙伴的聲音

文學 08-23

  “嬰兒”是我們每人都曾有的特點。我們不幸不能生為女人,我們也并非都是將軍、詩人或政治家,但是話題說到嬰兒時,我們便有了共同點——因為我們都曾是嬰兒。(聽眾大笑)這世界數千年來一直都不曾為嬰兒慶祝過,好像他不值什么東西一樣,這實在是一大可恥之事。各位先生,請你們仔細想想,如果你們退回幾十年前,當你們剛結婚不久,你們有了第一個孩子,那你們就會記起嬰兒實在等于太多的東西了,甚至比其他任何事都更重要

  所有的軍人都知道,當這位小家伙來到你的家中時,你就得呈遞辭職“書”,而他則完全掌管了全家,你變成了他的仆人、隨從,隨時要站在旁邊聽候命令。他不是那種按照時間、距離、天氣或者其他事情付給你薪水的指揮官,但你不管在任何情況下都執行他的命令,而且在他的戰術手冊中,行軍的方式只有一種,就是跑步。(群眾大笑)他用各種最粗野無禮的態度對待你,但即使你們中間最勇敢的人也不敢說一句違抗的話。你可以面對死亡的風暴并予以還擊,但他用手緊抓你的胡子,扯你的頭發,擰你的鼻子時,你只得忍受。(聽眾大笑)當戰爭之雷聲在你耳際響起時,你面對炮彈以穩健的步伐向前邁進;當他發出驚嚇的呼叫時,你卻掉頭向他沖去。當他要吃能安慰他的糖果時,你敢不立即服務嗎?不!你會馬上去拿他需要的東西!如果要喝奶,你敢反抗嗎?不會的,你一定是立即把奶熱好,甚至還會吸一吸這熱好的、無味的奶水,看看溫度是否適當,成份是否弄對了——3匙水、1匙奶粉、一點糖。我現在還沒有嘗過這個東西呢!(聽眾大笑,笑聲震天) ^_^

  你這樣下去倒是學會了不少事情。較富感情的人仍然相信一個美麗的古老傳說:嬰兒如果在睡覺時微笑,是因為天使在對他說話。這個傳說很美,但實在太不可信了,朋友們。(聽眾大笑)如果你的嬰兒提議每天早晨兩點半做例行散步,你難道不是馬上爬起來,并強調那是你就要做的事嗎?啊!你是受過很好訓練的,而當你穿著“不整齊的制服”(群眾大笑)在房間里來回不安地走著時,你不只是學著嬰兒的語調說話,還會用含有母性的聲音唱著催眠曲,例如“寶寶睡”。對田納西陸軍團來講,這真是一件奇跡!然而這對鄰居來講卻是件痛苦的事,因為在一里之內的地區,并非人人都喜歡在凌晨3點鐘聽到軍樂。(聽眾大笑)當你這樣持續了二三小時,而嬰孩又認為運動和聲音都引不起他的興趣時,很可能整個晚上都要這樣奮戰下去,直到精疲力盡為止。(聽眾又是大笑)

  嬰兒比起你和整個家要能提供更多的東西,他是一種企業,充滿著無可壓抑的活動,做著他高興做的事,而且你不能限制他。一個嬰兒就夠你天天忙了,所以如果你還有理智的話,就不要祈求生雙胞胎。如果是三胞胎,那簡直是造反了。(笑聲雷起)

  如今世界上的三四百萬搖籃中,有些是我們國家將世世代代視為神圣之物而保存起來的,如果我們知道是哪幾個的話。因為在這些搖籃里,未來的棟梁此時正在長牙;未來聞名的太空人正望著銀河以一種無精打采的神情眨著眼睛;未來的歷史學家正躺在那里,直到他的這一任務完成;另一個,未來的總統正忙著煩惱他的頭發還沒有長齊之類無聊問題。(聽眾大笑)其他大約6萬個搖籃里裝著未來的官吏,還有一個搖籃在旗子之下的某個地方,籃內躺著未來的有名的美國陸國司令,因為此時負擔的責任和榮耀極少,于是把他整個富于戰略的心都用來尋找能把他的大腳趾放入口中的方法。這一類的成就我們今晚的貴賓們在幾十年前也曾注意過(我決無不敬之意)。如果這個小孩能證明我們對他的預言的話,恐怕沒有人會懷疑他會成功地找到那個方法的。(聽眾大笑,掌聲久久不停)

  兩周前,亞伯.莫斯科維茨死于心臟病,然后轉世成一只龍蝦。他在緬因州的海岸落網,被運送到曼哈頓,進入了上東城一家高檔海鮮餐館的水缸。水缸里還有幾只龍蝦,其中一只認出了莫斯科維茨。“亞伯,是你嗎?”那只龍蝦揚著觸須問。

  “誰?誰在和我說話?”莫斯科維茨說,突然變成了甲殼綱動物令他莫名其妙。

  “是我,莫?西爾弗曼。”那只龍蝦回答。

  “噢,我的天哪!”莫斯科維茨叫起來,那是一起玩金拉米紙牌游戲的老伙伴的聲音,“發生了什么事?”

  “我們重獲新生了,”西爾弗曼說,“成了兩個長著鉗子的家伙。”

  “龍蝦?這就是我正直人生的結局?在第三大街一家餐館的水缸里?”

  “上帝的旨意我們無法預料,”西爾弗曼回答,“比如菲爾.平查克,那家伙死于動脈瘤,現在成了倉鼠,整天蹬那個愚蠢的輪子。他可是當了那么多年耶魯的教授。我覺得他是真的喜歡那個輪子,他不停地蹬啊蹬,臉上始終掛著微笑。”

  莫斯科維茨一點兒也不滿意自己的現狀。為什么像他這樣體面的公民,一位受人尊敬的牙醫,本該變成蒼穹中翱翔的雄鷹,或者是某位性感名媛大腿上的寵物,任由她撫摸皮毛,此刻卻不光彩地淪為菜單上的一道主菜,等待他的殘酷命運竟是與烤土豆和餐后甜點一起被端上餐桌。

  兩只龍蝦開始討論玄學、宗教以及宇宙的神秘莫測。例如索爾.德拉辛,一個從事餐飲業的倒霉蛋,中風過世后卻變成了一匹種馬,他讓那些可愛的純種小母馬懷孕,還能收取高額的報酬。又氣又惱的莫斯科維茨在水缸里來回游動,西爾弗曼像佛陀一樣,對即將成為法式野菇焗龍蝦的結局聽天由命,這一點讓莫斯科維茨無法接受。

  恰在此時,伯尼.馬道夫走進餐館,在水缸附近的餐桌旁就座。剛才還痛苦焦慮的莫斯科維茨,現在開始大口喘氣,尾巴像摩托艇發動機一樣攪動著水面。

  “我不相信,”他說,黑色的小眼睛貼在水缸玻璃壁上,“這個應該在監獄里服刑的家伙,怎么能在監禁的地方溜出來吃海鮮大餐?”

  “瞧瞧他那俗不可耐的老婆吧。”西爾弗曼仔細打量著馬道夫夫人的戒指和手鐲。

  莫斯科維茨強忍住往上涌的胃酸,那是他上輩子的老毛病了。“我出現在這里,就是因為他。”他說,語調近乎尖銳。

  “跟我講講吧,”西爾弗曼說,“我和那人在佛羅里達打過高爾夫,他會趁你不注意用腳挪動球。”

  “每個月我都會收到他的收益結算單,”莫斯科維茨怒氣沖沖,“我知道那些數字完美得令人懷疑。當我和他開玩笑說,這聽起來像一個龐氏騙局時,他被猶太布丁噎住了,我只好使用海姆利克腹壓法幫助他。在大筆揮霍后,他的騙子本性終于暴露,我的凈資產全沒了。還有,我心肌梗死發作時,連東京的海洋學實驗室都監測到了。”

  “他對我則裝模作樣,”西爾弗曼說,下意識地在自己的甲殼上尋找贊安諾藥片,“開始時他告訴我,容不下另一位投資人了。他越是拒絕,我越想加入。我請他吃飯,因為他喜歡羅莎麗餐廳的薄卷餅,所以答應下一個機會歸我。得知他開始打理我賬戶的那天,我激動萬分,從婚禮照上把妻子的頭像剪下來,換成了他的。得知自己破產后,我從棕櫚海灘高爾夫俱樂部的樓頂跳下來自殺了。我不得不等了半個小時,前面還排著11個人。”

  此時此刻,餐館領班護送馬道夫來到水缸前,狡猾的騙子開始琢磨那些浸泡在鹽水里的家伙哪個更鮮美多汁,隨即選中了莫斯科維茨和西爾弗曼。領班招呼侍者把兩只龍蝦撈出來的時候,臉上掛著殷勤的微笑。

  “這是最后一搏的時候了!”莫斯科維茨義憤填膺地喊道,“騙走我畢生的積蓄還要把我蘸著黃油醬汁吃掉!天理何在?”

  莫斯科維茨和西爾弗曼,滿腔的憤恨直沖云霄,他們反復搖動水缸,直到它從桌上滑落,摔得粉碎,玻璃碴和水散落到六角形的地磚上。周圍的人紛紛扭頭觀看,驚恐的領班對眼前的一幕目瞪口呆。

  在復仇火焰的驅使下,兩只龍蝦沖向馬道夫。頃刻之間,他們跑到馬道夫的桌子旁,西爾弗曼奔向他的腳踝,莫斯科維茨則近乎癲狂地使出渾身的力氣,從地上一躍而起,一只巨大的螯牢牢鉗住馬道夫的鼻子,當西爾弗曼的兩只鉗子都夾住馬道夫的腳背時,灰白頭發的騙子痛得大叫,從椅子上跳起來。餐館的老主顧們認出了馬道夫,他們簡直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開始為龍蝦們喝彩。

  “為了寡婦們和慈善事業!”莫斯科維茨歡呼道,“因為你,希望醫院現在變成了溜冰場!”

  馬道夫,他無法擺脫這兩只大西洋居民,沖出餐館后叫喊著逃進熙熙攘攘的人群。莫斯科維茨老虎鉗一樣的大螯把馬道夫的鼻隔膜夾得更緊,西爾弗曼則撕破了他的鞋,他們迫使這個滑頭的謊言家認罪,并為他的罪惡勾當道歉。

  那天結束時,馬道夫住進了萊諾克斯山醫院,渾身布滿了抓痕和擦傷。兩只叛逃的龍蝦,在怒火熄滅后,還有足夠的力氣跳進羊頭灣冰冷的深水中。

  如果我沒有弄錯的話,莫斯科維茨到現在還活著,就在那兒和耶塔?貝爾金在一起。他們是過去在超市購物時認識的。貝爾金上輩子活著的時候很像比目魚,在一次空難后她真的變成了一條比目魚。

版權聲明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網上有所的信息來源于互聯網和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指出,我們立刻刪除,本站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天水在線-讓世界了解甘肅天水

天水在線-今日天水新聞門戶

| 浙ICP備05082053號-1

使用手機軟件掃描微信二維碼

關注我們可獲取更多熱點資訊

老熟妇撅大屁股玩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