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歷史

安維峻與迎恩堡(組圖) 遂取堡名為“迎恩堡”

歷史 05-08

  安維峻與迎恩堡(組圖)

  安維峻與迎恩堡

  王廣林

  

 

  清光緒三十一年(1905年),歷經千余年的科舉制度正式廢除。時在隴西南安書院講學的安維峻以變法停科為由,決定辭館歸里。翌年,53歲的安維峻回到家鄉——秦安縣神明川村,在關帝廟開辦私塾,課讀子侄。閑睱之余,他凝視著廟門前的一塊匾額,不禁思緒泉涌。這是一塊落款時間為乾隆四十九年(1784年)的匾額,當年石峰堡(在通渭縣)事變,腳下的這片土地就是戰場。百余年來,戰亂頻仍。回想自己幼年,正值同治間兵荒馬亂之際,不得不流離遷徙,半耕半讀。走出關帝廟,抬頭便是殘破的古堡,他下決心要重修堡寨,保護鄉民的生命財產安全。正如任承允在《安公曉峰墓志銘》中寫道:“柏崖退老,閉門謝客。雖不復問世事,而如修堡砦、拒悍匪……里社中義有可為,唯力是視。”

  

 

  光緒三十三年(1907年),安維峻組織村民擴建舊堡。舊堡位于白鶴山上,山腳即是村莊。相傳某年一群白鶴在山麓棲息,故名白鶴山。舊堡始修年代已不可考,占地約5畝,當時全村人口迅速增加,舊堡面積已顯得有些狹小;堡內沒有水源,難以應對曠日持久的戰爭。于是安維峻一方面對舊堡進行加高增厚,一方面沿著山勢向下擴增堡子,一直筑到山腳,將關帝廟也納入其中,并在新堡門前打井一口,深14米,因臨近關帝廟,取名“爺廟井”。 修筑期間,安維峻親臨監工。據說驗收的標準是把清油倒入碡窩內,看是否滲入,可見其質量要求之高。重修后的堡子堅固完整,舊堡(俗稱上堡)和新堡(俗稱下堡)有機地連成一體,面積比舊堡增加了將近一倍。堡墻高6.6米,寬2米,墻頭上可以自由行走。共建有三道門,即入下堡洞有一道,進入上堡又有一道,上堡退口處還有一道門。墻角筑有6個炮臺(上堡5個,下堡1個),堡墻周圍分布著均勻的炮眼。內外女兒墻分別高2米,外女兒墻上鑿有瞭望孔和射擊眼。內外女兒墻中間有通道,可供村民在道中巡邏,遞送東西,換防行走。堡內建有供全村人居住的房子。堡的退口處名“板頭兒”,隔懸崖(高10余丈)與后山相連。如若堡子攻破,可在此處架一木板,供人從堡墻退下時逃跑,退至山上,人盡板取,敵人難以通過。

  堡成之時,朝廷文書到,禮部奏安維峻充禮學館顧問,學部奏充學會與議官。安維峻雖未去赴任,但他有感于“皇恩浩蕩”,遂取堡名為“迎恩堡”

  

 

  民國元年(1912年),安維峻取道平涼赴陜西乾州(今乾縣)參贊軍務,與前陜甘總督升允相見,言及宣統已退位,即返回故里。他將領來的20支來復槍、6臺七響炮與彈藥若干,私留迎恩堡。后來省軍政處移文“令繳還槍支子彈”,他致信劉曉嵐,請代為說情“再假歲月”,以為守堡之用。不久,這些槍支子彈都派上了用場。民國3年6月4日,河南白朗起義軍自伏羌縣(今甘谷縣)進入千戶鎮,于夜色闌珊之際行至神明川村。安維峻早有設防,已帶領全體村民避至堡內,枕戈待旦。凌晨5時許,白朗軍攻堡,安維峻親自指揮督戰,由于堡寨堅固,武器精良,白朗軍被打得丟盔棄甲,一敗涂地。民國17年(1928年),迎恩堡遭到了劫難,時安維峻已去世。當年12月22日,河州(今臨夏)馬仲英亦由伏羌入縣境,攻破迎恩堡。

  1975年,迎恩堡女兒墻被拆毀。現在堡墻、堡洞、堡門大部分都保存完好。井水極盛,1989年可供全村近2000人吃水,后來安裝了自來水,井水便不再使用。下堡內現有村民于2003年集資重建的關帝廟和戲樓,上堡內至今還居住著十幾戶村民。 2005年2月,秦安縣人民政府公布其為縣級文物保護單位。

  (作者系秦安縣地方志學會副會長兼秘書長)

  

版權聲明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網上有所的信息來源于互聯網和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指出,我們立刻刪除,本站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天水在線-讓世界了解甘肅天水

天水在線-今日天水新聞門戶

| 浙ICP備05082053號-1

使用手機軟件掃描微信二維碼

關注我們可獲取更多熱點資訊

老熟妇撅大屁股玩弄